长安十二时辰:跟唐朝人比时尚比审美,我们都输了

?

  外滩画报2天前我要分享

  梦回唐朝的国际大都会长安

  你到底可以多潮?

  

  本文授权转自公众号一夜美学(yiyemeixue)

  最近《长安十二时辰》刷爆了朋友圈,其中还原了大唐的审美功不可没。

  鲜花着锦、烈火烹油,长安承载着的不仅是是唐玄宗和杨贵妃的缠绵、李白把酒问月的飘逸,还有无异于当今的纽约巴黎的“万国来朝”,外来文化交相辉映。

  今天我们就伴着这部剧来谈谈,梦回唐朝的国际大都会长安,你到底可以多潮。论起时尚,千年后的我们都输了。

  01

  不输 MUJI 的极简

  似乎一提到古代中国,就是刻板印象中的大红朱漆、抑或典雅含蓄。其实,古人尤其是盛唐,比我们想象的会玩。“禁欲系”不止存在于邻国的《朝5晚9》。

  

  《朝5晚9》的日本僧人剧照

  《长安》剧中男主角李必(易烊千玺)出场,正合了古书中的道士形象,帅气禁欲一网打尽:“青袍裹身,发髻锁发......行如轻风拂柳”。

  唐朝道士服装颜色按等级分玄、黄、青、绛等基础色调,少年李必已经修道十年,使用青色道袍,相对于较深的石青色,浅淡的天青色更年轻、轻盈。

  

  类似的配色与材质,今天的时装杂志里比比皆是:

  

  上褐(棉麻短衫)、下裙、外罩帔的服装款式还原了历史,尽显清净高远气质和清新质朴的生活美学。极简?棉麻?性冷淡?不正是现在“日系高级感”、无印良品等品牌最推崇的嘛?

  

  

  这种“古代的时尚”并非脑洞大开,有较高的历史还原度。

  

  唐代石刻中的道士形象

  

  百年前的道士影像

  着实考证过的还包括千玺头上戴的正是高等级道士专属的青玉莲花冠。唐朝《三洞法服科戒文》说,“冠者,观也.......,如彼莲花,处世无染,圆通无碍”。簪子从后往前竖着插,叫做“子午簪”,象征阴阳相济,和俗世常见的“卯酉簪”(横插)不同。

  

  

  首都博物馆的宋代玉冠,配子午簪

  你说这只是历史还原度?非也!道教的服饰风格在唐末五代成了世俗的时尚,“宫人皆衣道服,顶金莲花冠,衣画云霞,望之若神仙”。

  

  02

  千年前的“西装制服”

  和“娘man路线”

  说到历史复原,《长安》剧中复原的圆领袍比比皆是,几乎成了官员登场必有的行头,不同颜色的圆领袍配上不同的革带、一水的黑色幞头(帽巾),代表官员的品级。

  

  

  唐代圆领袍人物图、人俑

  《新唐书》记载:三品官员穿紫色袍服、四品绯色(鲜红)、五品浅绯色、六品深绿、七品浅绿、八品深青、九品浅青色。剧中很好地再现了:

  

  剧中何执正(原型大诗人贺知章,左)为三品官,穿紫色圆领袍

  

  八品官员徐宾穿深青色圆领袍

  而且,即使是“官员制服”——圆领袍搭幞头(帽巾),也充分体现了唐朝兼收并蓄的审美,它来源于西域少数民族也就是“胡服”,这种“舶来品时尚”在汉朝传入,唐朝普及,宋朝以后逐渐成为中国古代官服最重要的标志。

  

  出土于新疆楼兰古国的汉代圆领袍,,紧身窄袖,适于骑射,带有胡人的异域风情

  

  唐朝官员塑像的穿戴:圆领袍配幞头

  

  宋徽宗像,圆领袍和幞头已经彻底成为天子百官制服,逐渐宽松飘逸

  唐朝的女性也颇爱这种来自异域的男装:

  

  唐朝段简璧墓壁画的仕女图穿男式圆领袍

  剧中很多女性角色都有类似装束,圆领可束可翻,英姿飒爽。

  

  和现在中西方时髦女郎们穿男式西装、吸烟装,走娘man路线异曲同工,只是时髦度超前了一千多年而已。

  

  说回这群洋气胡服、不让须眉,策马扬鞭的英气美人,是盛唐长安不可不看的风景,从剧中拔剑四顾的角色们,到唐朝女俑中跨上马匹、驰骋赛场打着马球的形象,无一不显示大唐的风华气度,超越了华夷之辨和性别刻板印象。

  

  唐 三彩马球手女俑

  反观现在,纵使“帅气”“A爆了”的娘MAN路线造型成为时尚,白瘦幼依然是人气最往主流审美,诸如“女孩就该有女孩的样子”的性别刻板印象依然存在......(无意diss不同风格的美,只是论起审美的多元化来,千年前的大唐,赢了。)

  

  03

  唐朝的带货明星都穿啥

  除了利落干练的异域+男装路线,唐朝时尚美人还有仙气十足的“裙、衫、帔(披肩)”三件套,有时候加上半臂(短袖外套)。

  

  剧中的“大唐第一歌姬”许鹤子(人物原型许合子,相当于现在的顶流明星),就是坦领半臂搭配短衫长裙,披帛飘逸,显出漂亮的身材比例。

  

  高腰、叠穿、明星带货效应.......不正是当代最流行的?从秀场、杂志到明星街拍,时尚的趋势终究是个圈,千年前的审美,超越时代。

  

  从初唐到盛唐,女性服装从纤细保守的“红衫窄裹小撷臂“逐步变得宽松飘逸,还玩起了透视装——酥胸半露,裙腰提至齐胸,材质也轻盈半透“薄罗衫子薄罗裙”,肌肤白皙莹润,若隐若现,大肆显示盛唐女性的雍容。

  

  唐朝《簪花仕女图》

  透明元素?这不是前两年国际T台刚刚出现的?

  

  超越时代的时尚还有大胆而调和的用色。“藕丝衫子柳花裙”,丰富细致的色彩来源于天然植物的染料。剧组的服装从织造到染色都是一手完成的。用色明度适中,对比大胆,颇有“红裙妒杀石榴花”的古典与明艳。

  

  

  唐朝女乐图,红配绿的齐胸襦裙和披帛

  近期如火如荼的时装大秀,男女明星纷纷证实,玩好撞色才是最靓的大咖。这配色,千年前的唐朝人才是前辈。

  

  04

  女人爱口红是祖传的

  说完服饰我们来谈谈彩妆,当红歌星许鹤子花车斗彩前精细描摹妆容的这一幕不知惊艳了多少人。

  

  唐朝女性的妆容步骤一般包括涂粉、胭脂、画眉、花钿、面靥、点绛唇。粉底主要有米粉和铅粉两大类,米粉往往加入丁香等香料,而铅粉则附着力较好,但本身的毒素对皮肤和身体有较大损伤。

  

  唐朝仕女图中傅粉的女性形象

  胭脂来源于匈奴(蒙古)燕支山上生长的紫红色植物,素有“塞上燕(通‘胭’)脂凝夜紫”的诗句。胭脂和水粉的混用就是唐朝常见的“红妆”,根据胭脂涂抹范围不同,有桃花妆、酒晕妆、飞霞妆等。歌星许鹤子的粉丝——追星女孩们都很爱:

  

  “井上新桃偷面色”的柔美桃花妆和先用胭脂涂抹全脸、再用妆粉覆盖的朦胧“飞霞妆”都很受唐朝女子欢迎。剧中男装示人的鱼肠姑娘就为心爱的人当户理红妆,偏向飞霞妆的朦胧含蓄:

  

  现在,红色系彩妆从未过时。韩国当红小花就有“人间水蜜桃”的雅号,彩妆杂志上更是不缺粉嫩的色调:

  

  

  唐代女性的眉形妆容多样化十足,“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尽态极妍。

  

  而且能看出眉色黑中透出墨绿,这也是复原了古代用青黛画眉的光景。(剧中时间杨贵妃的故事也刚刚开始,后来她普及了墨烟画眉,这带货能力不输当红女星。)

  

  “点绛唇”比较好理解,女性对口红的热爱不分时代,朱砂、紫草等植物加上蜂蜡调和,色号不输现代。“朱唇”类似于正红或辣椒红色,“绛唇”是更为浓艳饱满的酒红、紫红色,“檀口”则是偏粉嫩的豆沙色系,比如经典版本的杨贵妃:

  

  剧中女子眉间贴着的“花钿”也是盛唐必不可少的,用金箔、鱼鳞片等裁成花朵或者星月、彩蝶等图案。嘴角也会点出“面靥”即酒窝,一派花团锦簇。

  

  花钿一说是武则天时期的女官上官婉儿发明,她受过“墨刑”(脸上刺字),为了遮掩而选择用花饰图案贴上,反而歪打正着形成了美丽的妆容。

  

  唐朝画作上盛妆的女性

  

  《国家宝藏》节目中,佟丽娅扮演的绢衣彩绘女俑,花钿面靥,红妆动人

  各国明星名模们争相模仿的“雀斑妆”、“闪片妆”、“星星妆”等:

  

  

  随着《长安十二时辰》看盛唐大都会的时尚,花红柳绿,姹紫嫣红,世上好看的颜色都一网打尽,来自西域的圆领袍、道士的玉冠、波斯的纹样、塞北的胭脂,物尽其用,但大唐依旧是大唐。

  

  无论男女、中原还是胡人,都一样从容自信。这不是服装饰品简单赋予的,而是盛世王朝海纳百川的雍容。。“知来处,明去处”,把这些元素和时代结合,赋予新的生命,才能找回这份从容,身上衣饰、心中姿态,都落落大方,毫不局促。

  

  收藏举报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