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伙地铁站内晕倒猝死,保洁员看了一眼后离开,地铁站遭索赔135万

10: 13: 46中国网络

据“北京日报”8月15日报道,“昌平地铁人员晕倒”的案件已在法庭上审理。该死者家属向地铁公司索赔135万元。双方不同意调解。

小张今年29岁,在北京昌平工作。 3月8日上午,小张像往常一样乘地铁上班,但在他上地铁之前,小张在地铁站倒下了。

小张准备在同一天在昌平东莞站乘坐公共汽车。据现场监测,小张一边走一边突然抓起胸膛,然后倒在了地上。据“北京青年报”报道,事发后第一个发现小张的人是清洁人员。但清洁人员只是看了看,然后回到浴室继续工作。

图:监控

事发后大约30秒,一名地铁站工作人员上前检查并不断打电话给小张。该工作人员还要求同事和附近的警察赶到现场寻求支持。视频显示,在小张摔倒约5分钟后,地铁站工作人员拨打了120个紧急电话。

然而,不幸的是,由于当天的交通拥堵,120名急救人员抵达地铁站约半小时。这时,小张已经去世了。

面对儿子突然去世,小张的父母无法忍受悲痛,他们质疑地铁站。

首先,张先生认为,在小张摔倒后,现场工作人员除了拨打120外没有其他急救措施。直到半小时后,医生才到达,小张已经去世。

图:法庭审判网站

毛巾放在掉下来的小块上,用来防止窒息。第一个找到小张的人没有问。在整个过程中,有超过10人在现场路过,但没有人获救。在这个过程中,工作人员有严重的错误。

然而,为了回应小张父母的质量控制,地铁公司也表达了态度。

首先,清洁人员是外籍人士,与公司无关。此外,清洁人员认为小张摔倒了,没有急救感。

其次,小张倒地30秒,地铁站的工作人员和警察赶到现场。由于对方不清楚且无法沟通,担心受伤人员会造成二次伤害,他们只能等待专业急救人员。另外,根据相关鉴定,小张的死因是由于自身健康引起的心源性猝死。

到目前为止,案件尚未在法庭上宣布,因为双方不同意调解。

图:示意图

心脏病很凶,未能抢救会给患者带来致命的风险。在常温环境下,一旦心脏停止,患者就会遭受缺氧而失去意识,然后对脑细胞造成不可逆转的损害,而这个过程只需4分钟,因此4分钟被称为抢救的黄金时间。

据“北京日报”8月15日报道,“昌平地铁人员晕倒”的案件已在法庭上审理。该死者家属向地铁公司索赔135万元。双方不同意调解。

小张今年29岁,在北京昌平工作。 3月8日上午,小张像往常一样乘地铁上班,但在他上地铁之前,小张在地铁站倒下了。

小张准备在同一天在昌平东莞站乘坐公共汽车。据现场监测,小张一边走一边突然抓起胸膛,然后倒在了地上。据“北京青年报”报道,事发后第一个发现小张的人是清洁人员。但清洁人员只是看了看,然后回到浴室继续工作。

图:监控

事发后大约30秒,一名地铁站工作人员上前检查并不断打电话给小张。该工作人员还要求同事和附近的警察赶到现场寻求支持。视频显示,在小张摔倒约5分钟后,地铁站工作人员拨打了120个紧急电话。

然而,不幸的是,由于当天的交通拥堵,120名急救人员抵达地铁站约半小时。这时,小张已经去世了。

面对儿子突然去世,小张的父母无法忍受悲痛,他们质疑地铁站。

首先,张先生认为,在小张摔倒后,现场工作人员除了拨打120外没有其他急救措施。直到半小时后,医生才到达,小张已经去世。

图:法庭审判网站

毛巾放在掉下来的小块上,用来防止窒息。第一个找到小张的人没有问。在整个过程中,有超过10人在现场路过,但没有人获救。在这个过程中,工作人员有严重的错误。

然而,为了回应小张父母的质量控制,地铁公司也表达了态度。

首先,清洁人员是外籍人士,与公司无关。此外,清洁人员认为小张摔倒了,没有急救感。

其次,小张倒地30秒,地铁站的工作人员和警察赶到现场。由于对方不清楚且无法沟通,担心受伤人员会造成二次伤害,他们只能等待专业急救人员。另外,根据相关鉴定,小张的死因是由于自身健康引起的心源性猝死。

到目前为止,案件尚未在法庭上宣布,因为双方不同意调解。

图:示意图

心脏病很凶,未能抢救会给患者带来致命的风险。在常温环境下,一旦心脏停止,患者就会遭受缺氧意识丧失,然后对脑细胞造成不可逆转的损害,而这个过程只需4分钟,因此4分钟被称为抢救的黄金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