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南电路:利润增长超六成,为何难阻董监高减持步伐?

  原创面包财经昨天我要分享

  深南电路(.SZ)近日发布2019半年报,公司归母净利润大幅增长68.02%至4.71亿元。中报业绩向好,加上近期华为概念股活跃,公司股价再创新高,总市值突破420亿元。

  不过,公司部分董监高近期多次减持也需留意。

  产能利用率较高提升业绩

  深南电路2017年上市,主营印制电路板、封装基板及电子装联三项业务。

  财报显示:2019上半年,公司营收约47.92亿,同比增长约47.9%;归母净利润约4.71亿,同比增长约68.02%,高于营收增速。

  根据半年报,公司表示营收增长主要系“上半年订单相对饱满,产能利用率处于较高水平;同时,南通工厂贡献新增产能,带动营业收入较上年同期有所增长”所致。

  

  具体来看,上半年公司主营的三项业务中,印制电路板业务收入超过35亿且同比增幅最大,约53.44%;同时其也是公司营收的最主要来源,报告期内营收占比接近71%。另外,该业务的毛利率较上年同期增加约0.57个百分点,进而拉动了公司的利润增长。

  应收账款周转率下滑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公司收入多年来持续增长,但其账面应收账款规模持续走高,截止2019年6月末已达到18.98亿,同比增长77.36%,约是同期营收增速的1.6倍。

  

  报告期内,公司应收账款的周转天数同比增长约12天,至约65天,周转率下滑至约2.76。这种情况下,其伴随而来的应收账款减值风险,以及可能形成的资金占用,值得留心。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半年报中公司表示应收账款变动“主要为营收同比增长导致”,但经研究,其或许还跟保理业务有关。

  从以前年度财报来看,公司的应收账款部分进行过保理业务,并由此产生部分损失(相当于融资费用)及保理支出。以2018年为例,2018年报中公司因发生买断型保理业务而终止确认(即减少)的应收账款金额约3.08亿,该部分的融资费用约40.82万元;同时全年保理支出约660.98万。

  

  应收账款保理业务一方面会增加企业的财务费用,但另一方面,其有助于加速企业应收账款的周转,缓解企业现金流压力。

  不过进入2019年,财报显示上半年公司未进行此类保理业务;上年同期公司进行保理的应收账款金额约2.18亿。

  

  踩雷瑞华,15亿可转债发行被中止

  此前,公司计划发行总额约15.2亿元的可转债,其中约10.64亿用于南通印制电路板项目(二期),另外约4.56亿计划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根据可转债预案,公司表示近年来盈利能力逐年提升,整体偿债能力较强。不过从具体财务指标来看,自2017年公司完成首发IPO约13.5亿募资后,公司的流动及速动比率逐期下滑,至2019年一季度已分别降至1.06及0.73。

  

  而根据半年报的数据计算,截止二季度末公司流动及速动比率进一步下降,分别约为1和0.71。另外,截止2019年6月末公司账面货币资金总额约4.29亿,同时公司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金额约7.05亿,公司面临一定的短期偿债风险。

  公司表示由于“属于资本和技术密集型产业,对资金投入的需求较高,且近年来公司业务保持较快增长,营运资金需求较大“。此次补充流动资金将在一定程度上满足公司资金需求,提高公司抗风险能力和可持续发展力。

  目前此次可转债申请因聘请瑞华会计师事务所而被证监会中止审核,公司尚未申请恢复审查。

  前次募投项目进度存疑?

  根据公司公告,截止2019年6月21日,公司前次(即IPO)募集资金已使用完毕并注销了募集资金专户,然而,相关募投项目的进度却存在一些令人迷惑的地方。

  根据公司的招股书,公司IPO时募投项目之一系半导体高端高密IC载板产品制造项目,该项目计划投资总额约10.15亿,拟以募集资金投入约5.48亿,项目于2017年1月开工,计划建设期2年。

  而根据2019半年报的披露,该项目达到预定可使用状态的日期为2019年6月30日,截止报告期末,公司累计投入募集资金约5.62亿(含募集资金专户的利息收入及闲置募集资金理财收益用于该项目的支出),投资进度约102.54%。换句话说,该项目截止二季度末应该已经建成投产。

  

  另外,公司在经营情况概述中也表示该项目“已于2019年6月连线试生产,目前已进入产能爬坡”。然而公司在进行报告期内正在进行的重大的非股权投资相关披露时,却显示该项目进度为82.94%,因处于建设期,故尚未产生收益。

  

  该项目的预计完工日期究竟是何时?项目是否存在延期的情况?

  部分董监高减持

  2019年1月以来,公司先后发布关于公司总会计师、副总经理、监事及董事长等人的减持预披露公告;减持原因均为个人资金需求,减持股份来源于公司首次公开发行前股份及2018年度权益分派所获得的股份。根据深交所公开信披数据,公司董监高的减持情况如下:

  

  2019上半年公司总会计师和副总经理合计减持公司股份约28.63万股,减持参考金额约2498.18万元。公司监事及董事长尚未实施减持,根据公告,二者分别计划减持不超过约7.62万股和7万股,目前距二者减持期间届满分别剩余约2个月和6个月。(GCH)

  本文作者:面包财经

  免责声明:本文仅供信息分享,不构成对任何人的任何投资建议。?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藏举报投诉

  

  深南电路(.SZ)近日发布2019半年报,公司归母净利润大幅增长68.02%至4.71亿元。中报业绩向好,加上近期华为概念股活跃,公司股价再创新高,总市值突破420亿元。

  不过,公司部分董监高近期多次减持也需留意。

  产能利用率较高提升业绩

  深南电路2017年上市,主营印制电路板、封装基板及电子装联三项业务。

  财报显示:2019上半年,公司营收约47.92亿,同比增长约47.9%;归母净利润约4.71亿,同比增长约68.02%,高于营收增速。

  根据半年报,公司表示营收增长主要系“上半年订单相对饱满,产能利用率处于较高水平;同时,南通工厂贡献新增产能,带动营业收入较上年同期有所增长”所致。

  

  具体来看,上半年公司主营的三项业务中,印制电路板业务收入超过35亿且同比增幅最大,约53.44%;同时其也是公司营收的最主要来源,报告期内营收占比接近71%。另外,该业务的毛利率较上年同期增加约0.57个百分点,进而拉动了公司的利润增长。

  应收账款周转率下滑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公司收入多年来持续增长,但其账面应收账款规模持续走高,截止2019年6月末已达到18.98亿,同比增长77.36%,约是同期营收增速的1.6倍。

  

  报告期内,公司应收账款的周转天数同比增长约12天,至约65天,周转率下滑至约2.76。这种情况下,其伴随而来的应收账款减值风险,以及可能形成的资金占用,值得留心。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半年报中公司表示应收账款变动“主要为营收同比增长导致”,但经研究,其或许还跟保理业务有关。

  从以前年度财报来看,公司的应收账款部分进行过保理业务,并由此产生部分损失(相当于融资费用)及保理支出。以2018年为例,2018年报中公司因发生买断型保理业务而终止确认(即减少)的应收账款金额约3.08亿,该部分的融资费用约40.82万元;同时全年保理支出约660.98万。

  

  应收账款保理业务一方面会增加企业的财务费用,但另一方面,其有助于加速企业应收账款的周转,缓解企业现金流压力。

  不过进入2019年,财报显示上半年公司未进行此类保理业务;上年同期公司进行保理的应收账款金额约2.18亿。

  

  踩雷瑞华,15亿可转债发行被中止

  此前,公司计划发行总额约15.2亿元的可转债,其中约10.64亿用于南通印制电路板项目(二期),另外约4.56亿计划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根据可转债预案,公司表示近年来盈利能力逐年提升,整体偿债能力较强。不过从具体财务指标来看,自2017年公司完成首发IPO约13.5亿募资后,公司的流动及速动比率逐期下滑,至2019年一季度已分别降至1.06及0.73。

  

  而根据半年报的数据计算,截止二季度末公司流动及速动比率进一步下降,分别约为1和0.71。另外,截止2019年6月末公司账面货币资金总额约4.29亿,同时公司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金额约7.05亿,公司面临一定的短期偿债风险。

  公司表示由于“属于资本和技术密集型产业,对资金投入的需求较高,且近年来公司业务保持较快增长,营运资金需求较大“。此次补充流动资金将在一定程度上满足公司资金需求,提高公司抗风险能力和可持续发展力。

  目前此次可转债申请因聘请瑞华会计师事务所而被证监会中止审核,公司尚未申请恢复审查。

  前次募投项目进度存疑?

  根据公司公告,截止2019年6月21日,公司前次(即IPO)募集资金已使用完毕并注销了募集资金专户,然而,相关募投项目的进度却存在一些令人迷惑的地方。

  根据公司的招股书,公司IPO时募投项目之一系半导体高端高密IC载板产品制造项目,该项目计划投资总额约10.15亿,拟以募集资金投入约5.48亿,项目于2017年1月开工,计划建设期2年。

  而根据2019半年报的披露,该项目达到预定可使用状态的日期为2019年6月30日,截止报告期末,公司累计投入募集资金约5.62亿(含募集资金专户的利息收入及闲置募集资金理财收益用于该项目的支出),投资进度约102.54%。换句话说,该项目截止二季度末应该已经建成投产。

  

  另外,公司在经营情况概述中也表示该项目“已于2019年6月连线试生产,目前已进入产能爬坡”。然而公司在进行报告期内正在进行的重大的非股权投资相关披露时,却显示该项目进度为82.94%,因处于建设期,故尚未产生收益。

  

  该项目的预计完工日期究竟是何时?项目是否存在延期的情况?

  部分董监高减持

  2019年1月以来,公司先后发布关于公司总会计师、副总经理、监事及董事长等人的减持预披露公告;减持原因均为个人资金需求,减持股份来源于公司首次公开发行前股份及2018年度权益分派所获得的股份。根据深交所公开信披数据,公司董监高的减持情况如下:

  

  2019上半年公司总会计师和副总经理合计减持公司股份约28.63万股,减持参考金额约2498.18万元。公司监事及董事长尚未实施减持,根据公告,二者分别计划减持不超过约7.62万股和7万股,目前距二者减持期间届满分别剩余约2个月和6个月。(GCH)

  本文作者:面包财经

  免责声明:本文仅供信息分享,不构成对任何人的任何投资建议。?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