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人们对金钱的正确认识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人们对金钱的正确认识

正是有了金钱的概念,财富的转换、储存和运送,都变得更容易也更便宜,从而大大提高生产力,也才能在后来发展出更加复杂的商业网络与更富有活力的市场经济。因此,不同于一些文学家对金钱的诅咒,经济学家认为:货币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之一,金钱正是有史以来,最普遍,也最有效果的互信系统。正是有了货币,才使人类能更大范围地合作,它也是人类处于所有生物链最顶端的原由之一。

儒家也讲利:只是要求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一个不能正确看待金钱的社会,是一个经济不能正常发展的社会

改革开放四十年,市场经济从最初的跌跌撞撞,到后来的高歌猛进,让人们对金钱有了更平实的看法。虽然儒家崇尚“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重义轻利,在道德追求上一直是被推崇的,但也要看到,儒家也讲利,只是要求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金钱曾被赋予过多的道德因素,让人又爱又恨,一些文学家,将其视为人类贪婪的源泉,将金钱比喻为魔鬼,英国小说家菲尔丁称“如果你把金钱当成上帝,它便会像魔鬼一样折磨你”,前苏联作家马卡连柯认为,金钱是人类所有发明中近似恶魔的一种发明。他说,“再没有其它东西比在金钱上有更多的卑鄙和欺骗,因而也没有其它方面能为培植伪善提供这么丰脾的土地。”当然,最有名的是莎士比亚诅咒金钱的名言:“金子,黄黄的,发光的,宝贵的金子!只要一点点儿,就可以使黑的变成白的,丑的变成美的,错的变成对的,卑贱的变成尊贵的,老人变成少年,懦夫变成勇士……”在一个金钱至上的社会,这种以文学的手法来描写金钱对社会的腐蚀,告诫人们不要贪婪,不要被这个魔鬼牵着鼻子走,自然有其道德正确的一面。但事件有时往往会矫枉过正,反而让人看不清本来面目,一个人视金钱如粪土固然清高,但如果他好吃懒做不为社会创造财富,甚至还鄙视那些通过合法途径致富的人,那就不是正确的金钱观;如果一个社会都是如此,仇视金钱,视金钱为肮脏之物,遏制甚至打击人们创造财富的积极性,那就阻碍了经济的发展,不是一个正常社会。这方面,我们曾经有过惨痛教训,狠批“三自一包”,割资本主义尾巴等等,计划经济体制致使国民经济处于崩溃边缘。

这一切,直到改革开放后,人们才不再羞答答地谈论金钱,而是光明正大地说钱,理直气壮地挣钱,尤其是,深圳亮出“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口号响彻全国,金钱不再被妖魔化,不再被泛道德化,而是回归其正常的本质。

国家要强盛,人民要富裕,就离不开对金钱的正确认识。早在二百多年前,现代经济学之父亚当斯密研究国家富裕的源泉,出版影响深远的《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简称《国富论》),他否决了重农主义者的土地是价值的主要来源的观点,提出了劳动的基本重要性。他的分工理论重点强调劳动分工会引起生产的大量增长,探讨增进劳动生产力的手段,分工;因分工而起交换,论及作为交换媒介的货币,再探究商品的价格,以及价格构成的成分,工资、地租和利润。抨击了阻碍工业发展的一整套腐朽的、武断的政治限制。看不见的手,成为市场经济的惊世骇俗的观点,此后,市场经济体制在许多国家被采用,国家财富也迅速增加,我国在经历长期的摸索后,将市场经济写入党的文件,终于走上了市场经济道路。

市场经济离不开对金钱的正确认识。在普通人眼中的金钱,到了经济学中就被学术地称为货币,经济学家让人们看到了金钱的正面力量。

货币大多由金属所制成,故称“金钱”,泛指货币财富。作为经济学专有名词,不带感情色彩,便于客观分析,金钱可以指货币,但不能等效替换。通常不会把货币称为金钱。

按照斯密的分析,分工一经完全确立,一个人自己劳动的生产物,便只能满足自己欲望的极小部分。他的大部分欲望,须用自己消费不了的剩余劳动生产物,交换自己所需要的别人劳动生产物的剩余部分来满足。于是,一切人都要依赖交换而生活,或者说,在一定程度上,一切人都需要交换而生存,而社会本身,严格地说,也成为商业社会。

这可以说是最早形成商业社会的原因,有了分工,就有交换,有些人为了避免物物交换的不便,除自己劳动生产物外,随时身边带有一定数量的某种物品,这种物品,在他看来,拿去和任何人的生产物交换,都不会被拒绝。这种物品,可以是大家都约定俗成的贝壳、骨头、钻石等,最早的货币就这样出现了。因此,货币是商品交换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是从商品中分离出来固定地充当一般等价物的商品;货币的本质就是一般等价物,具有价值尺度、流通手段、支付手段、贮藏手段等职能。

斯密的这种货币起源的说法,在二百多年后的今天,又被另外一个新锐学者尤瓦尔赫拉利,赋予新的说法,他在《人类简史》中提出,智人优于其他动物之处,在于智人有很强的虚构故事能力,可以构建共同的“想像”如神话,而共同神话使得人类的族群认同得以突破一百五十个的数量上限,能够达成更大范围的合作。是想像力在这里产生了极大的作用,大家一起创造故事,又一起共同遵循,虚构的力量,发挥无穷的作用,不同民族的传说、神话留传下来。某种程度上,国家就是人类共同的想像结果。黑猩猩不会有国家,可是人却有自己的国家,人们为了某种想像的理念或者宗教、民族、文化习俗等共同的认同,形成国家。公司与金钱也是同样的结果。

可以说,金钱概念的发明不是什么科技上的突破,而是想法上的革新,是人类又创造了一个存在于主体间的概念,它只存在于人们共同的想像之中。这里的金钱概念不是指物质形态上的货币,而是一种概念,不论任何物品,只要是人类愿意使用,能够有系统地代表其他物品的价值,以作为物品或服务之用,就具有金钱概念。它能够让人们快速方便地比较不同物品的价值,能够轻松交换物品,也能容易积累财富。

为什么一个山区的农民,愿意将一年劳作辛苦打下的实实在在粮食换成一捆花纸(纸币),是因为他相信,这些花纸能够在其他地方兑换自己所需要的物品,而其他人也相信,这些花纸可以换来别的东西,人人都相信它,人人都想要它,金钱的价值存在于人们共同的想象之间,大家接受这个集体的想象,信任正是所有金钱形式最基本的原料。与宗教信仰的重点是自己相信不同,金钱概念重点是别人相信。

正如经济学家所分析的,随着社会的发展,频繁交换的需要,使人类合作的范围越来越广,必须要求大家一起发挥想象力,制定一个共同遵守的想象物,因此,有了金钱概念。金钱是一种相互信任的系统,金钱本质上是一种所有者与市场关于交换权的契约,是所有参与者相互之间的约定。这种契约的制定与遵守,使智人远远超过了一般动物,我们至今也没看到,猴子会用贝壳作金钱来交换另外一只猴子的香蕉。

货币的契约本质,决定货币可以有不同的表现形式,如一般等价物、贵金属货币、纸币、电子货币等。在现代经济领域,货币的领域只有很小的部分以实体通货方式显示,即实际应用的纸币或硬币,大部分交易都使用支票或电子货币。经济学中的货币名目论者从货币的流通手段、支付手段等职能出发,不再强调货币的实质价值,认为货币只是一种符号,一种名目上的存在。随着互联网的发展,手机支付已非常普及,人们已越来越少用现金,但是货币作为一般等价物的本质没有变。

正是有了金钱的概念,财富的转换、储存和运送都变得更容易也更便宜,从而大大提高生产力,也才能在后来发展出更加复杂的商业网络与更富有活力的市场经济。因此,不同于一些文学家对金钱的诅咒,经济学家认为,货币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金钱正是有史以来最普遍也最有效果的互信系统。正是有了货币,才使人类能更大范围地合作,它也是人类处于所有生物链最顶端的原由之一。

拜金主义者在任何时代都有,但是,这不是金钱的过错,需要批判的是拜金主义,而不是金钱。只有市场经济才会给金钱以正常的评价,而对金钱的正确认识,又促进了市场经济的进一步发展。

(本篇完)

达到当天最大量